费黎

到处都是欢声笑语,再也看不到在笑声掩盖下为世人看不到的任何眼泪了

台风来临之前的天空




只有真正看到了,才会觉得惊艳




恨手机拍不出那种效果

今天的云


有一丢丢的可爱~


☁️☁️☁️

我愿和你相伴久不离

勿上升蒸煮!

全是自己瞎编

ooc


王九龙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张九龄是在后台,在家里无所事事,便应舅舅的要求来德云社转一转,躲在幕布后面偷偷的看着。奇怪的是,自己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台上那个小黑小子身上,讲起话来一逗一逗的,留着一头在当时还很流行的西瓜头,配上肉嘟嘟的脸蛋,和旁边的杨九郎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。下台的时候,张九龄从自己面前走过,下意识的抬起头朝自己轻微一笑。



王九龙几乎是看呆了,那时的张九龄像是一束不同寻常的光,照亮了他的心扉。之后的他像是疯了一样,各处打听张九龄的任何消息。他知道了对方的名字,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搭档是谁.....他去听了张九龄每场的相声,第一次发现相声的迷人所在,也迷上了这个被粉丝们号称小黑小子的男孩。王九龙觉得不够,远远不够,像是着迷了一般,亲自去找了舅舅,说出了自己的目的,他想要说相声,和张九龄一起。


虽然过程有点曲折,但这个另他着迷的男孩最终还是成为了他的搭档,站在了自己的右边,而自己则为他捧哏,他们第一次登台再到后来有了第一次专场,一种说不出口的奇妙与自豪,他终于是我的了,自己可以用行动告诉全世界,这个像星辰一般美好的男孩,是属于自己的。王九龙可以在台上逗着他笑,把他拉入怀中,看着这个被粉丝们说A的他冲自己甜甜的撒娇,他们在互相磨合中越变越好。


王九龙彻底沦陷了,他知道自己变得更加贪心,他想要张九龄台下也是属于自己。当他发现张九龄是有女朋友时,他羡慕,羡慕那个女孩可以得到张九龄的爱护,但更多的,是嫉妒。


张九龄和他女友分手了,自己便趁虚而入。想和张九龄表白,却不知如何开口,他从没有学过如何向别人表达自己的爱意。最后也只是用力吻住对方的唇,试图用这种方式将自己的爱意传递给对方。张九龄的舌头果不其然的肿了,自己被打了个半死,但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欢喜,他也喜欢我。


王九龙越来越得寸进尺,跟他同居,自己的衣服也给他穿,在舞台上视线从不离开他,都在宣誓着自己的主权,这也是他唯一能将爱意传递给对方的办法。他笨拙的,想要将整个世界都送给自己喜欢的人。


快到他生日了,王九龙惊讶的发现,张九龄请来了自己最喜欢的歌手来为自己编歌,看着对方笑着祝自己生日快乐,泪水就像止不住的洪水一般,毫无征兆的往下流,他开心,激动,抱住比他小了一个头的男孩放声大哭,他坚持了很久,他努力了很久,人憋的太辛苦了,心中的那根弦总是会失去弹性。


他终于明白了应该怎样去爱一个人


但上天,似乎是想阻碍他,王九龙亲眼看到张九龄翻着微博,看着私信里肮脏的语句,在默默的擦眼泪。他胆怯了,不是因为自己,而是害怕自己喜欢的人受到伤害。他不敢在台上和张九龄做出亲密的举动,每次在心中默念,却还是会破戒,他责骂自己,觉得自己没用,连喜爱的人都没办法保护。他抱住张九龄,轻轻的捂住他的眼睛“老大你看,还有那么多喜欢我们的人呢”


王九龙从一开始和张九龄组搭档,自己就有预感,他们之后的路不好走,但是如果要他重新选择一次,他依旧会选择相声这条路,会选择给张九龄捧哏,这是他所喜爱的


我愿和你相伴久不离

溺爱要甜还是虐咧(小声bb)


我的老公是条龙🐉【1】

(我把你当儿子,你却想上我?!)

   缅因猫x大白龙

   小甜饼略带些沙雕气息

   后续是车


1.


张九龄是一只猫妖


虽说是妖,但他从来没有吃人放火


可人向来和妖势不两立,那几年又在不停的打仗,他与父母走散了,迫于生存只好躲到山林里,自己搭了一个小木屋,靠着吃山林里抓的小动物和小溪里的水倒也这么长大了。整天就是待在屋子里修炼,偶尔出门采采药,到山脚下的集市里换烤鸡。


张九龄生来就天赋异禀,花了几十年就修炼成了人形,平常捕猎的时候变成猫形,但是他更多时候还是喜欢化成人形,露出自己长又尖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大尾巴。山脚下的人也都认识他,对他这只小妖丝毫不害怕还有些喜欢


2.


这天张九龄像往常一样,背着个竹篮去采药。走到一半忽然瞧见草丛里发出亮光,张九龄好奇的走上去查看,发现是一颗会发光的蛋,上面还有好看的纹路。张九龄觉得有趣,把蛋往篮子里一放,蹦蹦跳跳的就回家了。


回到家把蛋往地上一放,用爪子戳一戳,不能吃好像也没什么用哎。但仔细想想,要是孵出来鸡了就可以烤着吃了,嗯嗯,先放着好了。


睡觉的时候张九龄就将他放在床上,热就抱着它睡,这壳意外的厚实,还可以用来磨爪爪。无聊的时候,就跟蛋讲话,虽然也得不到回应,但总归是有了个可以宣泄的对象,张九龄每天回家次数就多了。


3.


张九龄正将采好的草药递给卖烧鸡的小哥哥时,就听见山上传来“砰—”的一声巨响,张九龄吓的耳朵都向后抻平了,尾巴上的毛全都炸开了,立马捂住耳朵蹲下,过了半响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


“喵呜?”


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事,张九龄起身拍拍衣服,整理自己尾巴上的毛,慢条斯理的接过烤鸡。


等等!那好像是我家啊!


张九龄也顾不上面子了,化成猫形叼着烤鸡就往家里跑。唯一担心的就是那颗蛋。打开门看见蛋已经碎了,旁边还多了一条白色的小蛇,张九龄赶紧跑过去,用爪子捞起小蛇细细的端详,这蛇长的不错,可以拿去卖个好价钱。


唔,但是早知道就煮蛋了


张九龄想着这蛇还太小,再养大些就可以卖了。用爪子把小蛇放到竹篮里,自己坐在一旁一边思考要怎么养一边吃烤鸡。小蛇嗅嗅鼻子闻到香味了,颤颤巍巍的爬到张九龄的身上,朝他张开嘴露出尖尖的牙,表示自己也要吃。


“你吃的了吗?”张九龄用牙齿咬下一小半,放到小蛇嘴里,见他快速的就吞下了。


这也挺好养活的


4.


离破壳已经过去一年了,小蛇也已经长大了。但张九龄越看越觉得不对劲,这蛇还可以长角吗?身上还有闪闪发光的鳞片,而且还长了爪子,蛇会有爪子吗?


张九龄去问了住在山洞里的兔妖郭麒麟,得知自己是捡了一条龙,又惊又喜,郭麒麟笑话他“你是真眼瞎还是没见过蛇”张九龄表示自己很委屈,那货长得那么像蛇,认错也不能全怪自己啊。而且我也不知道龙这么能吃啊,不是都说龙是要吃非常珍贵的食物吗,我看他吃烤鸡也吃的那么香,而且每天三只烤鸡,我都要被他吃穷了!


“你那么不喜欢他,那干嘛不卖了他啊”郭麒麟撑着脑袋听张九龄的吐槽,无语的翻了个白眼。


“我要是能卖我早就卖了好吗”


张九龄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卖他,可是每次自己出门他就盘在自己手臂上,说什么也不肯撒开。有次连哄带骗终于要把他交给卖蛇的了,他狠狠咬了一口卖蛇的便又躲进自己衣服里了,生气了整整3天,说什么也不肯出来,最后还是自己答应把肉垫给他玩才肯出来。


虽然嘴上一直说要卖了他,但养了那么久,都养出感情了,再把他卖了,自己也舍不得。每次他不乖,张九龄就作势要卖掉他“信不信我卖了你”小龙一看身体立马软了下来,蹭着张九龄的尾巴不断发出嘤嘤嘤的声音,张九龄硬是狠不下心来,最后亲亲小龙的角作罢。


“是我错了,不卖你”


5.


说来也奇怪,张九龄这天回到家发现门被打开了,瞬间就炸毛了,想着怕不是有小偷吧,小龙还在里面呢。小心的挑开门,看见了一个裸身的男子。张九龄心瞬间漏了半拍,卧槽,好好看啊啊啊!


不对


“你把小龙藏哪里去了?!”张九龄冲对方大喊,对方歪着脑袋有些疑惑“嘤嘤嘤”


张九龄这时候才注意到对方的龙角和龙尾,这家伙变成人形了?“小龙”张九龄垫着爪子试探着叫了一声,对方听到自己的名字,朝张九龄扑过去,不断的蹭着张九龄的身体“哎哎哎!克制一点啊”


果然是龙,几年就化成了人形,不过这不太对啊,为啥会这么长呢?站起来比自己都高。但是对方心智看起来只有3岁小孩,张九龄决定给对方取个名字,整天小龙小龙的叫,有点太腻了。


“龙的话就应该取的威风一点,姓的话就叫王,我在家中排第九,你也干脆跟我一样好了,比较押韵,而且你是一条龙,肯定要带龙字,那就叫你王九龙好了”


王九龙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,傻傻的朝张九龄笑“老..老大”,张九龄脸红的扭过头,心跳不住的加快。


经过张九龄数十月的调教



教导


王九龙已经变得像个正常的成年男子了,只是这个成年男子,有点过于腹黑了。


怎么说呢


我把你当儿子,你却想上我


王九龙平常极其喜欢变成龙形,缠在张九龄的身上,还时不时挑逗着对方的尾巴,睡觉就更不用说了。而且嫉妒心也很强,张九龄跟卖烧鸡的小哥哥多聊了几句,王九龙就已经看不下去了,抱起对方就飞了起来。等落地的时候,在趁机安抚着炸毛的张九龄。


啧啧啧,心机boy


还喜欢逗张九龄,有时候让他帮忙舔一下自己的角,自己够不着。等到张九龄真的舔了,在把他压在身下认真的告诉他

“我们龙求交配都是舔角”


每次张九龄都是羞愧的捂住脸,内心不断呼喊,之前那个奶萌奶萌的小龙去哪里了?!把他还给我!!!


总之张九龄每天都是被王九龙调戏,纯情的他也什么都不懂,反正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出去了,从此王九龙就走上了龙生巅峰。


嫁就嫁呗,还能离了咋滴




溺爱【番外1】


你生的我都喜欢



张九龄听着来自浴室里潺潺的流水声,看着满屋子他们留下的痕迹,手不禁摸上自己有些凸起的小腹


他有点想要个孩子


过了一会,王九龙从浴室里走出来,见张九龄光着身子坐在床上走神。悄悄走过去将对方揽进怀里,不顾形象的低下头冲他撒娇“想什么呢”张九龄觉得好笑,作势要推开王九龙“那么大人了,还撒娇呢”王九龙倒是不在意,还骄傲的朝对方晃晃脑袋


“撒娇的孩子有糖吃”


张九龄心想这又是什么一套歪理,但回过头仔细想想,还真是“看把你能的”笑着抽出手戳王九龙的脑门,反被对方握住两只手挠痒,自己被逗的咯咯直笑,孩子的事情顿时被抛到脑后。


等到他躺在床上快要睡着的时候,张九龄这才想起来。想着这时候王九龙意识模糊,干脆试探着试着问一下。便小心的撑着胳膊挪,趴到王九龙旁边。


“楠楠”


对方紧闭着眼睛,虽然带着强烈的困意,但还是勉勉强强回了一声“嗯”


“你想要个孩子吗”


“.......”可对方迟迟没有回应,张九龄想着王九龙应该是睡着了,以后再问也不迟,便也躺下睡了。


不知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的,他似乎听到王九龙说“我不喜欢孩子”


这样啊……他不喜欢


张九龄觉得心中有些苦涩,想要爬起来质问,但终究耐不住困意睡了过去,他没听到后半句。


“但是你生的我都喜欢”




今天是龄龙6周年纪念日,对小哥俩真的很重要。就单单看一个简短的视频,就足以看出刨活是真的严重,小哥俩一个被逼的说自己学艺不精,一个扇自己耳光,他们是真的很无奈了,台下的观众仍然是自顾自的。明明是个这么好的纪念日,被硬生生刨的粉碎。

怎么着,是不刨活就显不出你是多有能耐是吧,就你长了个嘴是吧,叽里呱啦说个不停,是真的不懂的看人脸色吗。还是都是故意的。圈地自萌懂不懂,舞到蒸煮前面是不是觉得自己特牛逼,搭个肩膀就能把你们激动成什么样,小哥俩开始避嫌了你们开心吗

你知道九龄在台上说自己学艺不精还有大楠的那一巴掌,我们心里是有多疼吗,我放在心尖视为宝物就被你那么糟蹋,不懂的规矩就别去听了好吗,把票让给其他人。

不忍了

真的求求某些人不要再作妖了,不写文那就好好的看行吗。祸害各位太太,把太太们逼到封箱退圈你们是觉得很有骄傲感吗?自己不喜欢写文但也请尊重太太们辛苦写出来的文好吗。写文并不是像你们一样随手举报说不喜欢那么容易,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像写一篇日记一样的,太太们对自己的作品都是充满了爱意,都是一个一个字琢磨出来的。你如果实在不喜欢这位太太写的文,很简单,点击左上角退出。有些人觉得太太写的过分了,ooc了,就要举报。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玻璃心了,还是脑子里装的都是shit,只会躲在背后偷偷举报诋毁别人,说真的你们的胆量跟蟑螂一样小,你们要真有本事就自己写文,哦对不起,我忘了人品怎样,文就是怎么样的,你们还是赶紧回去好好学习吧,不要再出来祸害人了。

你知道我喜欢你吗